• 冰箱冷冻室应该放什么?正确使用冰箱的方法 2019-05-10
  • 暴力拆解蓄电池50吨硫酸直排地下 14名嫌疑人被抓 2019-05-06
  • 刘延东:把孔子学院办成中南人民心灵的“彩虹桥” 2019-05-06
  • 怎么也没有觉察到是什么向美国靠拢呀,只不过就是租借土地搞经济开发区吗,而且 听说 在骚乱中反华势力也不小呢, 2019-05-06
  • 粽香传真情 军民一家亲 2019-05-04
  • 男子儿子21年前被拐 为寻亲骑坏10辆摩托车 2019-05-03
  • 新华社2017年度新闻记者证核验通过人员名单公示 2019-05-01
  • 就因为“阶级亲”,才应把这些难民送到欧洲。欧洲生活水平高呀,让亲人生活的更好。不能让他们到中国受苦受难呀。 2019-04-29
  • 欧宝将会在今年推出全新GT概念车 2019-04-29
  • 我的跟帖出不来,讨论不了,奈何?还以为版主护着我么?! 2019-04-18
  • 《同学两亿岁》剧情高能 昌隆感情走向成谜 2019-04-18
  • 天呐!山海经竟然是部上古食谱? 2019-04-18
  • 怕公交站广告牌漏电?别慌!海口雨天广告牌全断电! 2019-04-18
  • 神经。你还觉得下一个经济应该是按官分配么? 2019-04-15
  • 端午节,跟随习近平找寻中华民族“精气神” 2019-04-11
  • 广西快三在线 > 修真小说 > 秦楼春 > 第一百七十四章 静夜
        秦含真吃过晚饭出来,见天上的月亮又大又圆,明晃晃地挂在天空中,把周围的山林都照得清晰可见,山风清缓,吹得人十分舒服,便动了去散步的心思。

        赵陌不在,但她也不是非得要寻人做伴不可。这处别业方圆几里地都是私家产业,除了主人家留下照看房舍产业的男女仆妇,并无其他外人在。秦含真此时可以放心在宅子四周闲逛,连个丫头也用不着带,因为隔着不远,就有人立等听候吩咐,随时满足他们这些贵客的需求。

        她先是绕着正屋慢慢踱步。游廊中离着二三十尺远就挂了一处熏炉,燃着好闻的香料,驱赶蚊虫,安神静气,她倒也不怕这露天透风的环境会让她遭遇蚊虫袭击。

        只是绕到屋后的时候,她隐约听到窗内祖父祖母似乎在讨论着什么。祖母牛氏的情形有些激动,声音都传到外头来了,好象说的是:“我哪里舍得?!”还有:“你怎么狠得下这个心?!”

        秦含真犹豫地站住了脚,担心祖父母这是吵起来了。这是极其少见的事。祖母牛氏对祖父不能说千依百顺,但基本很少有反对他的时候。什么事情只要祖父秦柏拿定了主意,祖母牛氏一般都会顺从他。如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,以至于二老吵起来了?

        但后面的声音她就听不清了。牛氏似乎稍微冷静了些许,而秦柏则一直都很冷静。这里屋子宽大,窗户也大,不象城里的宅子那般有层层家具遮挡。秦含真也不敢在那里停留太久,怕叫屋里的人发现她在那里偷听,便索性转身离开了。

        她绕到厢房外头,见夏荷在侍候梓哥儿洗澡。竹海别业的主人虽然品味略差一点,但对物质生活的要求挺高的,洗澡还配备了许多种香味的胰子,如今也全数供给客人使用。夏荷给梓哥儿用了一款薄荷香味的,哄他说这味道又香又清爽,蚊虫不会再来咬他了。梓哥儿却没那么好骗,道:“祺哥儿身上也带着这个香味的香囊,可蚊子该咬他的时候还是会照咬。他比我和彰哥儿惹蚊子,带再多的香囊也没用?!?br />
        夏荷哄不住他了,他却开始摆弄起了其他香味的胰子,说:“这个香好象是松树的味道,彰哥儿喜欢这个香。等他来了,我把这个香全都留给他用?!?br />
        秦含真在廊下听得微笑,又继续往自个儿院子那边转悠了。

        这处别业占地颇大,但由于正院的两边厢房,有一个明显是用来做书房的,书架、博古架、琴桌、画桌、棋桌都摆得满满当当的,并没有多余的地方可供人住宿,顶多就是放下一张小床给丫头值夜,自然不可能住人。梓哥儿年纪尚小,必须跟着祖父母住,秦含真便只能另外安排院子了。她挑了隔壁的小跨院,面积虽小些,却是独占一院,私人空间反而更大了。

        小跨院里只有一明两暗三间屋,并两间附属的水房与仆役房,足够秦含真主仆使用。院中没什么荷塘、水池等景致,只有丛丛凤尾翠竹,并几处点缀的山石,还种了好些香草。不必在廊下屋内燃香,整个院子也是幽香处处,蚊虫鼠蚁半只也无。秦含真觉得这里比正院更合她心意,至少不必担心会被蚊子咬了。廊下挂了竹帘,白天里能遮去阳光暴晒。墙边开了一行漏窗,可以瞥见花园中的景致。秦含真望了几眼,心里寻思着,明日要不要叫上赵陌,一块儿去花园探个险?

        她瞧着青杏带着莲实莲蕊两个在屋里整理她的行李,也不去打搅,晃晃悠悠地,又转到前院去了。她记得白天里见过宅前不远处的九龙湖,在阳光山色下显得十分漂亮,不知晚上又会是什么样子的?今夜的月亮又大又圆,叫湖水一映,岂不是又多添了一个月亮?她索性出了宅子,往湖边的方向走,记得那里也有观景长廊。

        门房处有两个秦家的婆子,见她出去了,便远远地跟在后头,预备她叫人使唤,但并不离得近了,省得打搅了小主人的兴致。

        秦含真才走到湖边,就远远地瞧见观景长廊一端的草亭中有人。那人斜斜坐着,似乎是拿了一坛什么东西在喝。难不成是在喝酒?这里并没有外人在,祖父祖母在屋里吵架,梓哥儿还小,赵陌没有一个人在月下喝闷酒的道理,那人难不成会是吴少英?

        秦含真诧异地走近了,发现那果然是吴少英,犹豫了一下,就走了过去:“表舅怎么一个人在这里?”

        吴少英应该并没有喝太多酒,身上酒气并不浓。他闻声回过来瞧见外甥女走近,微微一笑:“含真怎么来了?这是在到处闲逛?”

        “是呀,难得有自由闲逛赏景的时候?!鼻睾嬖谒悦娴氖噬献?,顿了一顿,“表舅,心情不好可以跟我说说话的,不要喝太多酒,这对身体没有好处?!?br />
        吴少英笑着放下酒坛子:“我没有喝太多酒,只是见月色正好,便有了酒兴。这酒并不醉人的,怡情罢了?!彼饣暗挂裁凰祷?,酒坛子不大,也就是成年男子两个拳头大小,闻那酒味,似乎也不是烈酒。吴少英一向做事有分寸,在老师的眼皮子底下,还不敢太过放肆。

        吴少英抬眼看向秦含真:“你才从宅子里出来?可见到老师跟师母说什么话了?”

        秦含真讶然:“表舅怎么知道的?我听到祖父祖母好象在争吵,但听不清楚他们在吵什么。不过他们好象吵得不是很激烈,我就没敢靠近?!?br />
        吴少英淡淡地道:“想必是在说梓哥儿的事吧。你不靠近也好,这事儿老师自有决断。你掺和进去反而没有好处?!?br />
        秦含真不由得疑惑:“梓哥儿怎么了?”见吴少英笑而不语,忍不住有些赌气,“表舅如今有事也不肯跟我说了,似乎跟梓哥儿也更要好些?!钡八低炅?,她又立码后悔了。她这都是什么语气哟,难不成真象个小孩子那样吃起醋来了?!

        吴少英面上也露出了几分惊讶的表情,看得秦含真窘迫不已。不过他很快就笑出了声,笑完了,才说:“傻丫头,你才是我的外甥女。梓哥儿……到底是我仇人的儿子呀?!?br />
        秦含真不由得吃了一惊,没想到吴少英会这么说??此沼腓鞲缍捉那樾?,可不象是把对方定位成“仇人儿子”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吴少英淡淡地道:“跟他亲近了,他才会愿意听我的话。他年纪还小,周围的人未必没有私心,我却不可能守在你们身边一辈子,总要做点什么,把那孩子的心思掰正了,让他认清自己的身份,该做什么就做什么,不要因为一时受宠,便得陇望蜀,失了分寸?!?br />
        秦含真没想到会从他嘴里听到这样的话,惊得瞪大了双眼:“我还以为……”

        吴少英问她:“你喜欢梓哥儿么?”

        秦含真犹豫了一下:“我不讨厌他。他是个挺好的孩子,不过他的生母毕竟是何氏。有时候我觉得他很可爱,但想到他是谁生的,又觉得跟他亲近不起来。这种心情大概挺矛盾的吧?”她有时候都觉得自己要精分了。

        吴少英笑了笑:“他是个挺好的孩子,只是再好的孩子,也不能忽略了规矩。他如今是老师师母唯一的孙子,因此得到的关爱多些??墒抢鲜κδ干岵坏枚用枪碌ヒ槐沧?,操心着要为他们续娶妻室。等他们有了新人,儿女自然也会跟着来了。到时候梓哥儿不再是唯一的一个孙子,他该是什么身份,就得是什么身份,可不能再抱着嫡长孙的架子不放。师母一时还想不到,但老师总要让她明白过来的?!?br />
        秦含真沉默了一下,才道:“因为他是出妇子?”

        吴少英点头:“因为他是出妇子?!贝雍问媳恍萜銮丶铱?,他的身份就变得尴尬起来了。除非秦安不再续娶,否则总会有兄弟的身份会越过他去。但秦安怎么可能不续娶呢?他前妻如今是个人尽皆知的破落货,难不成要让大众一直记得他头上戴过的绿帽?那毁的就是秦安本身的名声与前程了。有秦柏与牛氏在,断不会让秦安继续拖延下去,他必须尽快娶妻。相比之下,秦平倒还可以再拖上几年。

        吴少英道:“你父亲与叔叔如今都外放了,娶妻之后,自然也是要跟去任上的。将来有了孩子,都不在老师师母身边长大。若是梓哥儿一直在老师师母跟前受尽宠爱,难免会碍了旁人的眼。师母最是心软不过,万一偏着梓哥儿多些,就容易引起家人不和。但梓哥儿既是出妇子,本就是样样不如他那些嫡出的兄弟姐妹的,万一心中生出不甘,无视礼法,对老师师母同样是一种伤害。这又何苦来?倒不如从一开始就断绝了他的希望,让他认清自己的身份地位,不要生出妄念来的好。老师师母与他离得远了,也许刚开始会牵肠挂肚,但只要有了别的孙儿孙女,渐渐的也会对他冷淡下来。如此各自相安无事,岂不是更好?”

        秦含真立刻就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:“表舅劝了祖父,让他把梓哥儿送走吗?怪不得祖父和祖母会吵起来?!迸J夏睦锷岬醚?!

        吴少英漫不经心地道:“舍不得也要舍得。这是梓哥儿他母亲作的孽,难不成要让全家人都受了连累么?”

        秦含真想了想:“其实我早就想说了,既然出妇子是这么个尴尬的处境,梓哥儿将来也不再是嫡长孙了,那还执着于什么名份呢?他的名字不是还没有上族谱吗?也别说要记在二叔将来妻子的名下了,只说他是庶出的就好。庶长子,身份虽然尴尬,但至少能出来见人。至于他的生母,随便写个名儿就好。谁还认真考据一个妾室或者通房的身份来历呢?就让梓哥儿别再做何氏的儿子了。何氏那样的人,原也不配有儿女。反正在她心里,也只看重一个章姐儿而已?!?
  • 冰箱冷冻室应该放什么?正确使用冰箱的方法 2019-05-10
  • 暴力拆解蓄电池50吨硫酸直排地下 14名嫌疑人被抓 2019-05-06
  • 刘延东:把孔子学院办成中南人民心灵的“彩虹桥” 2019-05-06
  • 怎么也没有觉察到是什么向美国靠拢呀,只不过就是租借土地搞经济开发区吗,而且 听说 在骚乱中反华势力也不小呢, 2019-05-06
  • 粽香传真情 军民一家亲 2019-05-04
  • 男子儿子21年前被拐 为寻亲骑坏10辆摩托车 2019-05-03
  • 新华社2017年度新闻记者证核验通过人员名单公示 2019-05-01
  • 就因为“阶级亲”,才应把这些难民送到欧洲。欧洲生活水平高呀,让亲人生活的更好。不能让他们到中国受苦受难呀。 2019-04-29
  • 欧宝将会在今年推出全新GT概念车 2019-04-29
  • 我的跟帖出不来,讨论不了,奈何?还以为版主护着我么?! 2019-04-18
  • 《同学两亿岁》剧情高能 昌隆感情走向成谜 2019-04-18
  • 天呐!山海经竟然是部上古食谱? 2019-04-18
  • 怕公交站广告牌漏电?别慌!海口雨天广告牌全断电! 2019-04-18
  • 神经。你还觉得下一个经济应该是按官分配么? 2019-04-15
  • 端午节,跟随习近平找寻中华民族“精气神” 2019-04-11